行业新闻

 

 

双黄连可以抑制新肺炎?​并不是苦的东西,就能包治百病!
发布时间:[ 2020-02-01 ]  访客[ 58 ]
 

(一)

前两天,我刚和朋友说:“中国人好像更理性了,这次疫情居然没有哄抢什么东西!咱们科普有效果啊!”

过了两天,我就被啪啪打脸。

昨夜,一篇有关“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”的报道半夜出现,立刻引爆网络。

不到一个小时,网上的双黄连就全部被抢光了。

没有人吃的药,大家就抢兽用双黄连。

没有兽用双黄连,大家就抢双黄连牙膏。

牙膏也没抢到怎么办?抢双黄莲蓉月饼!

谁让你有“双黄连” 两个字?

网友说,母鸡可能要申请保护了,因为双黄需要俩蛋黄,对母鸡需求太旺盛。

这完全是一出闹剧

站在药物研究角度,双黄连对于新型肺炎病毒的效果依然是未知的,很多媒体是严重的夸大宣传。

如果真这么有效,国家早就集体采购给每人强制服用了,哪里还需要封城、停课、停工?大家知道每多停一天,国家的经济损失有多大么?

国家之所以采取如此极端的措施,很大程度上,就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任何在临床被严格证明有效的药物!

再说一遍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任何在临床中被证明,针对新型肺炎的特效药,无论是预防还是治疗!

没抢到双黄连的大可不必伤心。

全民哄抢双黄连固然让人无语,但真正让我觉得可悲的,是这并非个例。

自从疫情爆发以来,网上流传的能预防能治疗新型肺炎的神药,数不胜数。除了板蓝根、金银花,还有姜、大蒜、葱、鱼腥草,等等等等。

一夜之间,以前号称能“预防癌症”的东西,现在统统都可以用来预防肺炎了。

双黄连也好,姜蒜也好,大家特别容易相信这些东西的神奇效果,是因为我们从小就被洗脑了三句话:

第一句:纯天然的最好。

第二句:以毒攻毒。

第三句:良药苦口。

所以,越难吃、味道越重的天然食物,越是容易被包装成包治百病的神药。

姜、蒜、醋、洋葱等,在抗癌领域独领风骚很多年,绝不是意外。(延伸阅读:纯天然,好在哪里?)

我们兼职辟谣,人家全职制造伪科学。

营销号赚了无数个10万+,赚了好多广告钱,挺开心。

科普作家写点东西,反而被骂个半死:“你就是药厂的利益代表,就是想卖很贵的药!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智慧,便宜又好用,你居然说不好!?”

我承认,我有时真的羡慕嫉妒恨!

(二)

历史总是不断重复。

从洪灾,到非典,再到日本地震,每次出现灾害的时候,就是伪科学爆发,大面积交智商税的时候。

纯粹瞎扯的也就罢了,正规机构出来的科研结果被错误宣传,从而造成恐慌和混乱,是最让我伤感的。

我理解科研需要宣传,我也不反对打造科学家网红。但有一点我个人非常反对,那就是早期的科研结果,通过大众媒体的不准确解读,广泛对外传播!

本该留在专业人士圈里讨论的早期科研,如果通过大众媒体的夸大宣传,从而被老百姓当作临床指导的时候,会造成巨大的误解。

就像当年热炒的小苏打治癌症一样。

本身作为科学研究,一点问题都没有,也确实是一篇不错的论文。但它本质是一种针对少数肝癌患者的小规模尝试,并不是已经获得专家认可的标准疗法,更不是能治疗所有癌症的新药!

但后来通过媒体不负责任的宣传,让很多癌症患者充满希望,认定它是包治各种癌症的超便宜神药!

有人放弃正规治疗,天天喝小苏打水,有人到网上骂开发新药的科学家,说他们无能、贪婪!

这就是夸大宣传带来的悲剧。

我相信,这不是任何负责的科学家想看到的。

患者需要希望。但应该是真实的希望,而不是营销的“希望”,宣传的“希望”。

(三)

前面算是吐槽,还是科普一下:为什么说双黄连研究还比较早,大家不应该疯抢呢?

简单来说,是因为并没有任何人体的数据,甚至没有任何动物的数据!站在科学的角度,要对老百姓说一个药有效,必须有人体数据!

菠萝作为药厂科研出身的人,深知要证明一个药可以“治疗”或“预防”某种疾病有多难。大象放进冰箱需要三步,证明药物疗效通常也需要三步:

第一步:细胞水平研究。

证明一个药能在体外培养的细胞系统中产生效果,比如能杀死癌细胞,或者能杀死病毒。

第二步:动物水平研究。

让一个动物得某种病,证明一个药能在活体动物身上产生效果,比如杀死动物身上的肿瘤,或者治疗得了肺炎的动物。

第三步:人体水平研究。

证明一个药能在人体,尤其是患者身上产生效果,比如控制患者的肿瘤,或者治疗得了肺炎的患者。

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,一个药物被获批上市,基本都必须完整通过这三步研究。

一步比一步难。

第一步是最基础的,但这步成功的,只有极少数能在第二步(动物模型)成功,能在第三步(人体)成功的,则是凤毛麟角。

一个新药要做完整个流程,得出科学结论:X药可以治疗YY病,至少需要数年。

这就是为啥新药开发这么难,花费这么高,成功上市的新药这么贵。

现在网上炒作的各种“有效药物”,双黄连也好,板蓝根也好,你猜研究到了哪一步?

答案是:第一步,细胞水平研究。

整个肺炎被大家认知才不到一个月。而且据我所知,到现在新型肺炎的动物模型都没有建立,除了人,我们甚至不知道用哪种动物来模拟这种肺炎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你怎么试药?

有人可能会说,遇到肺炎这种严重威胁,同时是双黄连这种已经上市的药物,有可能跳过动物阶段,直接上人。

这确实没错,但即使这样,也不会这么快。

从理论上,证明一个东西能否预防新型肺炎,最快的试验得这么做:
• 找到两组健康的人,一组吃双黄连,一组吃安慰剂,除此之外,其它情况都一样。做得严谨的话,还得是双盲,患者根本不知道自己吃的是双黄连,还是安慰剂。
• 这些人不做任何防护,集体在大街上乱逛,最好集体去医院接触患者。
• 观察一段时间(比如14天),看吃双黄连这一组是不是得肺炎比例显著低。

这是最快的方法,但这显然很不道德。

现实中,真正要做预防试验,至少需要好几个月,甚至一年以上。

当年非典的时候,要用来预防病毒的疫苗都还没研究出来,疫情就结束了……

(四)

如果科研刚在细胞水平有点成果就到处宣传药物有效,那治疗疾病未免太容易了。

我是做癌症研究的,以前最常开的玩笑就是:“癌细胞太好杀了,只要是在体外!”

几乎任何东西,都可以在体外杀死癌细胞。

只要剂量够高!

橙汁、可乐、咖啡、口水、眼泪,甚至耗子屎提取物,都是杀癌细胞的利器。

类似的,要在体外细胞试验中,展示一个东西能抑制病毒,也是相对容易的。

我不怀疑双黄连在体外试验会有一点效果。但是,体外成功,离“证明一个东西对人体有效”,还差得非常非常非常远!

有时候是因为进入体内会带来各种副作用,杀不死癌细胞可能就把人杀死了,比如用消毒水抗癌;或者是因为体内很难达到杀死癌细胞的剂量,比如有人说吃橙子补充维C可以防癌,但需要每天吃几百个橙子。

大家还记得当年热炒的抗癌神药:M1溶瘤病毒么?

2014年,某实验室在海南找到一种病毒,做了细胞水平的测试,发现对癌细胞生长有抑制作用,发了一篇论文。本来是挺好的早期研究,但被疯狂炒作,很多媒体都说中国已经找到了纯天然,能以毒攻毒的抗癌神药。

我当时就写了一篇文章,说这还是早期研究,离临床还很远,大家不要盲目高兴,更不应该乱炒作。

因为我当时还在美国工作,所以有一些读者骂我,说我是汉奸,在美国搞研究,纯粹是羡慕嫉妒恨,见不得中国科学家好。

结果呢?

直到现在,2020年,M1溶瘤病毒依然在早期临床研究。即使一切顺利,它离最终被证明在人体有效,能上市帮助癌症患者,还差好多年。

一个可能N年后才能小概率上市的东西,几年前就开始给癌症患者宣传,合适么?

当然不合适!

(五)

有一句名言:“你们啊,不要总是想着搞大新闻!”

因为真的很容易翻车。

每次科研出现类似的宣传乌龙,不是科研工作者太着急,就是媒体太着急;这次不知道算是什么情况。

科研有自己的规律,急不来。

中国社会太浮躁了,大家都太想走捷径了,太想搞大新闻了。

但优秀的科学家,懂得仔细,懂得严谨,懂得积累。

科学研究,本质目的不是为了发表论文,而是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,满足社会需求,或者满足人类好奇心。

每一个科研工作者,都在烧着纳税人的钱,是否应该扪心自问:我是不是做了力所能及的最好科研?我的研究是为了论文,还是为了创造价值?

总有人问我:中国人为啥还没得诺贝尔奖?

我的答案是,因为中国开始做世界级科研的时间还太短,愿意踏实做科研的人还太少。

媒体过度宣传,对认真科研的人也是很不公平的。

我相信,在很多地方,有一批现在不为人知的科学家,正在默默做着世界级的病毒研究。

他们,才是民族的脊梁,是我们未来的希望。

请大家有一些耐心。

至于双黄连,就真的别抢了。吃多了有潜在副作用不说,而且出门浪费口罩,万一排队感染病毒,就太不划算了!

文章来源:80后菠萝博士  菠萝因子 

上一篇: 牢把“安全关”!药监系统加强疫情防控药械重点企业重点产品重点环节监督检查
下一篇: “疫情后医药行业发展机会来了?”“来了!但不包括你!”
   相关文章
一批中药涨价:连翘、广藿香、板蓝根… [ 2020-02-25 ]
中药饮片整治,来了! [ 2020-02-18 ]
“疫情后医药行业发展机会来了?”“来了!但不包括你!” [ 2020-02-15 ]
牢把“安全关”!药监系统加强疫情防控药械重点企业重点产品重点环节监督检查 [ 2020-02-07 ]
刚刚!最高领导人对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 [ 2020-01-20 ]

 

 



商务工具医保目录查询 | 航班查询 | 万年历 | 急救知识 | 天气预报 | 地图查询 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火车票查询 | 酒店查询 | 疾病查询 | 医院查询 | 手机查询 | 身份证查验 |

芜湖绿叶制药有限公司2009年 © 版权所有 │有关声明绿叶邮箱 FTP服务│鲁ICP备05023892号